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灼璧》灼眼的夏娜 健全文 灼璧圣水

更新时间:2019-10-24 07:17:51

《灼璧》灼眼的夏娜 健全文 灼璧圣水 已完结

《灼璧》

来源:作者:赫连蔚夏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石重允,李幼澄

新书《灼璧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赫连蔚夏,主角石重允,李幼澄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李幼澄见石重允用那柄满是生锈的剑劈开了盒子,心中更是惊奇,忍不住叹道:“原来,这还真是一柄好剑!可见,那姑娘还是没哄我们的!”...展开

《灼璧》免费试读

李幼澄见石重允用那柄满是生锈的剑劈开了盒子,心中更是惊奇,忍不住叹道:“原来,这还真是一柄好剑!可见,那姑娘还是没哄我们的!”

石重允亦是赞同道,可这时他觉得自己的手臂有一些酸麻之感,他心想:可能是久不用剑,而刚刚突然运气挥剑后,所反震回来的力道吧!他又仔细打量这把剑,发现自己刚刚劈开那盒子的刀刃处,锈色有脱落的痕迹。他赶忙对那痕迹细细的看着,发现除了锈色有些掉落外。其他的与之前毫无差别,他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。

李幼澄见石重允脸上的表情,由惊喜再转为平淡,便也在一旁看着那痕迹,心中便也明白了几分,但是她更为关心的是,“重允,我们要不要进这条密道?”李幼澄指着前面那石门内,“里面黑黑的,一丝光亮也见不到,会不会有什么…”说道这里的时候,她不由的压低了声音,生怕自己惊动了什么。

“那就进去吧!我走前面!”石重允看出李幼澄那略有惊慌的神色,对她如是说道。接着,两人便进入了这密道。

不同于之前的洞口,密道内,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奇特。先是走了几步,石重允及李幼澄便停了下来,似是发现了端倪,先是这里似乎光亮十分的充足,全然不像是一个密道该有的样子。再是,密道内可容两个人一前一后直立通过,毫不费力,且密道的两侧并不是不平整的山岩,而是被打磨光滑的山壁。为了寻找那光亮的所在,两人不由的向头顶望去,发现这密道的顶部竟然可看到外面景色,且一清二楚,毫无障碍。石重允心叹,真是奇景,也真是奇特之地。

李幼澄心里也是万般震惊,但是她心里仍明白,出密道才是要紧的,她对石重允道:“咱们继续前行!”

石重允心知,便点了点头。两人继续向前走,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岔路口,一条路往一侧,另一条路则往前方的更深处,“这…”石重允犯了难,“究竟往哪边走才好?”他问李幼澄。

“这个…”李幼澄不知,只能说道,“密道应是延伸至前方的,我们往前方走吧!”

“嗯!”石重允想了想,便向前走去,李幼澄亦紧跟其后。

谁知,就在要走进那更深处时,前方猛地跳出来一个奇丑之物,且畸形无比,它的头部只有一支眼睛,却是有着如孩童般的人身,通体暗灰色,手里拿着一个令牌,狞笑道:“又来给小爷我送食粮了吗?那鬼婆娘还真是了解我啊!”

“啊!”李幼澄尖叫了一声,石重允瞬时见剑挡与两人之前手警觉的问道,“你是谁!”说着,他两人慢慢的后退着,与那奇丑之物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“你问小爷我?”那奇丑之物转了转脖子,露出一副恶心的模样,“我是这洞中的妖灵,人称鬽爷!”

石重允看他那副模样,心里便更是厌恶了几分,见自己及李幼澄已经与他有了一段距离,便道:“你口中的鬼婆娘是谁?”

“嘿呀!敢情不是鬼婆娘让你们进来的?”那奇丑之物脸上闪过一丝的疑惑,喃喃道,“不可能啊!这密道门只有她打得开呀!”

“啊!这家伙说得是那位姑娘!”李幼澄小声道,“不知这奇丑无比的家伙,是与那姑娘什么样的关系!”

那奇丑无比的妖灵似是听到了李幼澄的话,恶狠狠道:“果然是那个婆娘送你们进来的!她果然还不死心,急着要杀了我!”它怒瞪着石重允和李幼澄,“你们要帮那鬼婆娘办事,就别怪我不放过你们了!”说着,那鬽爷便向着李幼澄与石重允冲了过来。

“快跑!”石重允拉着李幼澄就往外冲,更快便跑出了那条岔路,“这边!”两人向着另一端的岔路跑去,“快进去!”石重允拉着李幼澄走进了之前未选择的那条岔路。进来之后,两人往回望,才发现那鬽爷带着一群妖灵堵在了那岔路口。

“他们为何不进来?”李幼澄疑惑道。

石重允观察了一会儿,发现那群妖灵根本不是不想进来,而是根本进不来,似乎这里有一层结界,他大着胆子走到那门口,看着那些大的小的妖灵,“你们…”

“可恶!有种的出来!躲在里面算什么!”鬽爷在外面叫嚷着,语气中更加有一种气恼之意,“出来!快出来!”鬽爷一吆喝,旁边的妖灵亦是附和着,“出来!出来!”

石重允顿时觉得心中大快,不由的打趣道:“我就是不出来,你们还能怎么样?嗯?”

正与那妖灵们打口舌仗的石重允听到一声,“重允!”在一旁的李幼澄又是大叫声,“你看这里!”他对着那妖灵们无奈的笑了笑,便回过头,看着身后之景。

原来,那并非是一道岔道,而是一间囚室。室内很是宽敞,可容不下百人,但是这里随地却摆放着一些木笼子,而里面,还有一堆堆白骨。石重允被这景象亦是一惊,只觉得身后有股阴冷之气息,但是回头看看,却又没有什么。他只得心道,呼!石重允,别自己吓唬自己,这只是一间废弃的囚室。

“幼澄,这些人看来是被关在这里很久了,没有出去过,所以,便被活活饿死在这里了!”石重允说着,走向离自己最近的那具尚有形态的白骨,细细的查看着。见他那般,李幼澄亦是放下了心,她朝内室走去,发现竟有锅碗瓢盆等各种生活用具,还见有一些破旧的毯子,想必这里还应有人住过。

“重允,你说,这里有人饿死?”李幼澄看着这些个用具,不由的问道。

“对呀!”尚在外面的石重允不明白李幼澄的用意,随口答道。

“那这些用具是怎么回事?”李幼澄问道。

石重允走向内室,发现了这些个东西,思索了一会儿,仍是没有头绪,便道,“只得等到出去了之后,找那个姑娘问一问便知道了…”

“嗯…也好!”李幼澄答道。

这时,石室内的光亮已经消失了,石重允抬头望了望,心知这已经是到了晚上了,便只得对李幼澄说道,“幼澄,今天只得休息,等到明天,咱们再继续向前吧!”

李幼澄想起之前那鬽爷及一群妖灵,心中有些不舒服,便赞同道:“好!”石重允将身上的包袱放下,铺了些破旧摊子给李幼澄做好了休息之处,而他自己只铺了一张破布。之后,他拿出打火石,又在石室的外室去弄了些木头,堆成一个火架。想着现在将它点燃,用以取暖,来抵御夜里地气湿凉。

许是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李幼澄躺下后便很快进入了梦乡,而石重允却怎么也睡不着。正在这时,他想起了临行前,云展真人告诉他,在包袱里有一本武功记载。他便翻了出来,放在一旁的石桌上,准备看看,让自己也好快些入眠。

石重允看了看那武功记载,其实准确的说,那是一些破碎的纸片而拼制而成的,他没有多想,只是觉得云展真人将此物交给他必然是有一定的道理。翻看第一张纸片,上面画一个道士,呈半蹲着的状态,他一只手握剑,向前方刺去,面露坚定之色。画一旁的空白处写着三个大字:破冥诀。下方的小字又写道:凝气,赋以五行诀,直击腹中。

石重允看完后,好好想了想,觉得自己记了大半,便看了看第二张纸片,上面画的是一柄剑,没有人物,剑面上没有花纹,且一旁也未有任何的文字细解,只是剑面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个刚劲的字,“藏锋”。

又看着第三张纸片,上面没有图了,只有些文字,大约是“瀛鸯、鸠烛、蝎夔…”的记载,就在他要翻下一张时,他突然看见了“丝咫、雾餮”的记载,他似是明白了什么,就此开始自己默记着这些文字。约莫半个时辰之后,他大约是记完了这些文字,觉得有些困,便倒头睡下。

第二天大早,石重允便被饿醒了,听着自己的肚子“咕咕”叫着,心里的无奈便多了几分。看着仍烧着的火架,他内心有了些许的欣慰,接着一跃起身,翻了翻身旁包袱,才发现里面的干粮剩余的已经不多。他心想,且不说是他自己与李幼澄两个人,就算是只有自己一个人,那也是不够。他摸了摸自己快干裂的嘴角,发现自己竟然口渴到没有知觉了。到哪里去弄点干粮和水呢!石重允心里愁着,顺手胡乱扒了几口干粮,这时,他听到一股水流声,随着那声音找去,他发现在石室的一侧,竟然有股清水留下。石重允用手捧了一捧水,尝了尝,那水竟然清凉无比,润如肺腑。他忙找来所有能盛装水的器具,希望多贮备些清水。

李幼澄被石重允来回跑动声吵醒,迷糊中,她好像看着石重允跑来跑去,她不解道,“重允,大清早的,你干嘛呢?”

“贮水!”石重允没有多理会她,只是一直看着那渐渐变小的水流,“哎!”终于,水流越来越小,最后只能像水滴般落下。石重允满脸懊恼,后悔自己没早一点来接水。

不知何时,李幼澄走到石重允身边,看着这水滴,道:“这应是早上的露水吧,渗透了下来,使得我们这里还能够接到一些水。”看着石重允那表情,又叹道,“我们都少用些,再想办法做个木桶,今晚休息之前,将木桶放到这儿就好了。”

石重允看着已经盛满的三个碗,道:“我是担心你,一个姑娘家的,怎么能不好好洗漱一下呢?”

“噗!”听这话,李幼澄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怕什么,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!”

“可

《灼璧》精彩评论:

p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  • 和吴亦凡卧室play

    作者:

  • 木叶村性处理埃罗 木叶性处理医院不打码

    作者:

  •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 纯h文办公室篇

    作者:

  • 林筱曼和摄影师第27章 林筱曼摄影师小说

    作者:

  • 末班车后胶囊旅馆无遮挡

    作者:

  • 红杏出墙的幸福张力平

    作者:

  • 朝俞肉初次 朝俞同人文

    作者:

  • 瓶邪闷油瓶手指润滑扩张 闷油瓶的手指

    作者:

  • 开嫩苞女的小说 ?女 叫疼小说

    作者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